252014
 

(E目十行,感性至上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遭受四十年一遇的台风的第五天,断水断电断通信断网络。好消息是,局部区域已恢复供水或供电,我所在小区可以定点供水了;坏消息是,我所在片区的高压线路损毁严重,很多电线杆断掉倒掉,抢修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  据悉,CCAV每天狂轰乱炸的信息仍然以国外空难为主,主持人和轮番上阵的嘉宾乐此不疲地指手划脚。而对于这次台风,CCAV很吝啬地仅在开始一两天有寥寥可数的少许报道。果然国外人命关天,一片水深火热,而神奇的神州大地,处处和谐,处处幸福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282014
 

(eseng品乐,感性至上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今天是2014年5月28日,这个浑浑噩噩的月份终于将要过去了,我不禁吐出一口长气。

  我不喜欢五月,至少是今年的五月。印象中的五月,潮湿多雨,正是所谓的梅雨季节,无尽的雨,容易让人多愁善感,也难怪贺梅子要感叹: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  这个五月,其实一点也不多雨,完全是夏天提前到来的节奏,又热又闷的。像往年过夏天,就算是在江汉平原的老家,火炉般的日子里,我都几乎不吹风扇、完全不用空调。作为所谓不怕热的人,这个月过完,我都有了空调依赖症,晚上不开着降降温,根本睡不着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212013
 

  云在青天,水在瓶。
  云在天上,是自然的事,有风,云在飘。水本来应该是在河内,在江中,在海里,本应该是流动的,流水才不腐,在瓶中的水,时间长点,会变质,会发臭。

  云还是白的,天还是蓝的,只是今年的天明显没有往年蓝了,很蓝很蓝才是青啊,青出于蓝,而胜于蓝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182013
 

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今天我很难受。

  我看到一则新闻,关于强拆的,发生在四川,这个出唐门的地方。

  关于强拆的新闻,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,其实我早已经麻木了。让我难受的是几张血淋淋的图片:人民公仆指使黑社会强拆,手拿砍刀的混混们,将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民四肢都快砍断了,双手双腿被砍处的特写让我看得几乎要窒息。

  我不由得想到了老苗子,想到了三角眼。

  勤劳、勤奋、善良的老苗子,辛辛苦苦出卖劳力过活,过着卑微的生活,还要受混混们欺负。和谐天朝的贱民们,活得比老苗子还没有尊严 Continue reading »

052013
 

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。

  对吾等井底之蛙来说,海天盛筵就是奇葩啊。每每想到“毒刺炸车”、“鳝始鳝终”等稀奇古怪的名称,偶在生理上就会本能地犯恶;至于心理上的强烈排斥感,非这个赌约莫属:几个富二代每人掏一笔数目不菲的钱出来作为赌金,如法炮制天一和他的小伙伴们的欢乐行径,只不过被啪啪的女子是自愿的,然后赌十个月后生下的是谁的孩子。

  奇到让人瞠目结舌,说起来还是外国的月亮更圆 Continue reading »

072013
 

  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大家都叫我老毕。

  我确实老了。足足奋斗了三十年,我才可以和心仪的女优坐在一起喝咖啡。

  俗话说三十而立,在我三十虚岁的这年,我成立了EAV株式会社;在我三十实岁的今时今日,EAV已经发展排行到行业老二的位置。

  EAV仅仅只发展了一年,就取得了辉煌的成绩,这与EAV的清晰定位是分不开的 Continue reading »

112013
 

(eseng出品、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、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我不是一个吃货。

  对于吃、我没有太多要求。甜酸苦辣咸都可,不忌口。

  如果真有人提要求,我希望能有一份白米饭,纯纯的,没有掺合任何汤汁或菜肴在其中的白米饭。

  其实面食我也吃,大饼、馒头、面条、水饺、混沌或汤圆等等,我照吃不误的。

  但最实在的,还是一份白米饭。

  或许这与自​​己来自平原地区有关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092013
 

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,我就给你一个说法。”

  一、乱炖

  我一向后知后觉。

  这不,刚知了点觉了点,却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曾经有位相当活跃的古友,网名是“安石”,应该还有一个活跃的马甲,用过一张大头照作为图像。而这张大头照上的人,满脸横肉,留着浓密而有个性的大胡子,一双犀利的眼神透露着不屑。头像让人印象深刻,过目不忘,当时我却并不知道头像人物是谁。

  上个月,我在天涯社区看到啃咸菜谈天下码的一个帖子,谈论海南小学校长带六名小学生开房一事,结尾有一句话说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,我就给你一个说法。”比较让人快意恩仇,我以为这句话是啃咸菜谈天下的原创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262013
 

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海天是一种酱油,结合本人多年的打酱油经验,得出海天就是酱油、酱油就是海天的结论。

  但经验往往是靠不住的,皮之不存,毛将蔫附,所以得出的结论也是操蛋的。

  好好学习的本人素来后知后觉,这不,经过几天的临阵磨枪,突击苦学,本人再一次增长了知识点数:海天并不仅仅只是一种酱油,海天也可以是一场盛宴。

  海天盛宴对我等苦屌来说,只可远观,但绝对可以亵玩。就好比苦屌没有福气用鱼翅汤濑口,但这不并妨碍苦屌去详细了解鱼翅究竟是用工业原料熬制出来的,还是真的从鲨鱼身上割下来的相关知识。

  要了解海天盛宴,其实不用假装是富二代,更不用打激素扮人妖去卧底调查,只要弄明白了 Continue reading »

152013
 

(eseng出品,必属残品。所有资料来源不真不详不全,阅前敬请留意。)

  天空今天很蓝,踢踢踢踢踢踢踏……
  橘子汽水很香,踢踢踢踢踢踢踏……
  音乐听来很young,踢踢踢踢踢踢踏……

  天气今天很热,再热都没有东京热。

  Long long ago,也许是在二百五十天之前,我无意间看了一部东京热的片子,这部重口味的作品,让我一蹶不振,从此失去了对JAV的所有性趣。

  是的,我没看JAV好多天了,超过二百五十天啊!

  于我而言,观摩JAV的最大好处在于可以激活码点,码字堆文的兴奋点,如果我没有趁性而泼墨挥毫,创意一闪而过,就消失了;有时码的时候超过三十分钟或者三小时,激情退却,只好草草收尾交货,创意尽管没浪费,但虎头蛇尾也着实让人看了纠心。但最让人纠心的则是,码点都没有,比如这么些天来,码了几篇文?真是让人愧疚。 Continue reading »